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返回官网官方微博

麦步社区-麦步官方论坛-麦步智能手表官方交流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MAI 表盘
查看: 146|回复: 0

被扒皮的法官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20

麦力

精华
0
阅读权限
20
在线时间
0 小时

发表于 2020-6-12 17:3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被扒皮的法官
1.jpg

杰拉德·大卫(Gerard David)的双联画: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(The Judgment of Cambyses),收藏于比利时布鲁日的格罗宁根博物馆(Groeningemuseum)。(公有领域)

比利时美丽的小城布鲁日(Brugge)中世纪以来,一直是法兰德斯的主要商港, 特别在十二到十五世纪达到全盛时期,在此不仅有络绎不绝的商旅交易着最精美的羊毛织品和布料,还有先进的金融市场。特别还有一项成就不能不提,即对日后欧洲艺术举足轻重的油画技术。
格罗宁根博物馆(Groeningemuseum)就收藏着早期法兰德斯油画大师如凡·艾克(Jan van Eyck)、汉斯·勉林(Hans Memling)、杰拉德·大卫(Gerad David)等人的杰作;绝大多数是细腻逼真、信仰虔诚、表现善与美的宗教画。然而有一件非宗教题材,而且内容恐怖的作品却令人印象深刻。这是一件杰拉德·大卫(Gerad David)的双联画,描述的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记载古代波斯的一段故事。
2.jpg
杰拉德·大卫(Gerard David)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(The Judgment of Cambyses)图版1;《西萨尼斯被逮捕》(Thecapture of the corrupt judge Sisamness),1498,油画于木板,202公分x349.5公分;Groeninge博物馆,布鲁日,比利时。(公有领域)
居鲁士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(Cambyses II)(注一),以严刑峻法闻名。当时有一位法官西萨尼斯(Sisamnes)因接受贿赂而做出了不公正的判决。事发后法官被逮捕,在国王冈比西斯二世的审判下被处以剥皮极刑。而继承他事业的儿子奥塔尼斯(Otanes)将来必须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座椅上执法以为警惕。
杰拉德·大卫(Gerard David)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(The Judgment of Cambyses)图版2;《腐败法官西萨尼斯受剥皮极刑》(The shedding of the corrupt judge Sisamnes)。(公有领域)
并列的两幅作品呈现出前后因果的关系。左图描写的是法官西萨尼斯在国王命令下被逮捕:他表情复杂,一方面故作镇定,保持尊严;一方面又知大势已去,流露出心虚与忧虑。波斯国王表情严肃,伸出手指似乎在数落他的罪状;几个执法的随从正要把西萨尼斯拖下法官的座位。在画面的背景远处,以时空距离交代了过去的犯罪事实:身穿红袍的法官正在建筑物门口受贿。
3.jpg
西萨尼斯被捕时神情复杂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
4.jpg
波斯国王冈比西斯二世表情严肃,手势似乎在数落西萨尼斯的罪状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 5.jpg
背景描写身穿红衣的法官西萨尼斯受贿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
右边一幅则呈现了恐怖的剥皮酷刑:沦为犯人的法官威风不再,在众人面前赤条条的被五花大绑。四个刽子手从身体不同部位熟练地切开皮肉,动作快的已经把刀咬在嘴里,撕扯开西萨尼斯腿上的皮肤,毫不手软。或许大卫真的看过活剥人皮(或动物皮),把去皮后透着血管的充血肌肉画得生动逼真。毕竟画家还是考虑了视觉上的美感,把痛苦与残酷给缓和了:没有过度血腥的画面;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哀嚎,犯人只是咬牙无助地瞪着天空。
6.jpg
扒皮局部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
7.jpg
扒皮局部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
8.jpg
周围的旁观者(包括国王)都冷静无情地看着这个刑罚。只有左边两人在低调讨论:戴羽毛帽的人面色凝重,似乎有所疑惑,左边的红衣人则认真地解释原委。画家同样在画面后方的小场景中指向未来:继承了父职的西萨尼斯之子,此后必须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的座位上执法,作为警惕。
9.jpg












一位旁观者似乎有所质疑,旁边的人跟他解释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
10.jpg
继承父职的西萨尼斯之子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的座位上执法。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》局部。(公有领域)
虽然处于油画早期的作品,画面人物也略显生硬;但杰拉德·大卫仍然把文艺复兴北方画家细腻求真的优点充分发挥,人物的样貌和情感表达也十分贴切。一些细节体现了画家的幽默感:如画中几只滑稽的狗。左图前景中,一只形象高贵的白狗瞪着面前的同类,似乎对其行为不以为然,右图中一只被剃毛的狗(与裸身被扒皮的法官呼应?)抬着后腿抓耳挠腮,完全无感于现场的恐怖悲剧。画家是在平衡画面的恐怖呢?还是藉由牲畜在嘲讽贪污的罪犯?

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。请点击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麦步官方论坛 ( 粤ICP备12052190号  

GMT+8, 2020-7-12 17:35 , Processed in 0.102393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